世纪赌王
安慶 縣區 視頻 皖江論壇 圖片新聞 專題 時評 國內 國際 旅游 娛樂 財經 房產 汽車 健康 情感 文教 體育
當前位置:安慶新聞網 > 綜合新聞 > 文化教育 > 正文

初中生迷上為昆蟲拍寫真 房間改成工作室養近200個品種

  

 

  呂澤逸在研究昆蟲 。記者 宋嶠 攝

  

 

  呂澤逸的昆蟲攝影作品 斑獵蝽

  

 

  優蟋螽

  相比其它軟萌的小動物,女孩子們看到螳螂、飛蛾,或許渾身起雞皮疙瘩、大叫著跑開。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呂澤逸拍的照片,說不定會立刻愛上這些小生靈。15歲的“昆蟲男孩”呂澤逸,癡迷昆蟲,熱愛大自然。從10歲到現在,他在家中養了近200個品種、800只昆蟲,為它們拍攝了百余張寫真。你很難想象,這些高水準的照片竟出自一個15歲孩子之手。

  15歲男孩拍出高水準照片

  3歲時“圍觀”昆蟲,種下興趣的種子

  呂澤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學生。在他的朋友圈里,每天都記錄有趣的昆蟲。在微距鏡頭下,這些微小的“蟲蟲特工隊”看起來充滿神秘和魔幻感:中華屏頂螳,舉著堅硬的鋸齒狀前肢,好似扛著兩把大刀,威風凜凜;華麗金螳羽化48小時后,顏值達到巔峰,泛著迷人的金屬光澤;一只摩爾螽正在蛻皮,紋路在鏡頭下清晰可見;天然大眼萌的跳蛛,可愛搞怪,仿佛在“炫耀”自己的大眼睛……這些小昆蟲的身體細節被放大,烏溜溜的眼睛,表情可愛,動作逗趣,營造了一個無比神奇的昆蟲世界。

  “我3歲時,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,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園。一有空閑,我就蹲在小園子里觀察青蟲,一看就是半天,看螞蟻搬家,蝴蝶飛來飛去。”呂澤逸經常問外婆“這是什么蟲呀?”如果觀察到一只奇異的小蟲,外婆也答不上來,祖孫倆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蟲,一起在網上和昆蟲圖鑒書上尋找答案,原來一只小小蟲子的背后是如此龐大而有趣的家族。

  到小學四年級時,呂澤逸在網上認識了一位擅長昆蟲攝影的蟲友,看到他拍的猶如童話世界般的微距昆蟲攝影作品,深受啟發,于是一頭扎進了探索小蟲之美的昆蟲攝影中。

  父親知道呂澤逸癡迷昆蟲,在他10歲生日時送上一份特別的禮物——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。這個長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、福建一帶。從此,呂澤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錢,用來收集各種心儀的螳螂,像弧紋螳、巨腿螳、纖柔螳、華麗金螳、中華屏頂螳、地衣限定螳、纖細刀螳、云南亞葉螳等等。他在昆蟲學科上的知識越積累越多,遠遠超過了同齡人。

  房間改造成工作室,小世界里有大精彩

  為方便觀察昆蟲習性,并用相機記錄下來,呂澤逸把自己的房間改造成工作室,并養了不少昆蟲。在他的小天地里,各種昆蟲飼養盒、照片、標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。

  “最多的時候,房間里放了100多個亞克力飼養盒,挺壯觀的,養的大部分是螳螂。因為螳螂的肢體語言很豐富,我最喜歡拍它們。”呂澤逸告訴揚子晚報記者,便宜的小蟲大約50元到80元一只,像他心愛的葉背螳,一齡若蟲要賣到1000多元。

  為何不直接買成蟲?“葉背螳成蟲要賣到6000元至1萬元。”呂澤逸說,爸媽支持他的興趣,將每月零花錢漲到100元,但還是遠遠不夠。他就查閱大量資料,在房間里建造生長室,準備好飼養盒、水、食物,幫助這些小生靈成長。

  “昆蟲的壽命從幾個月到幾年不等。我從一齡若蟲養起,一來買起來不貴,二來可以拍到它們成長的各個階段,很有意思。”呂澤逸笑著說,他一開始飼養葉背螳也走過彎路。

  呂澤逸剛開始攝影用的是蘋果4S手機,直到小學六年級時才得到屬于自己的一臺尼康D90。為了留住昆蟲的美麗瞬間,他還迷上了昆蟲科普書,摸索拍攝技巧,寫了厚厚的筆記。

  “因為昆蟲的生存環境要比一般的動物復雜得多,體型又小巧。要想拍好它們,設備和技術不是首要的,只有熟悉了解昆蟲的習性,才能事半功倍。”呂澤逸說,他在各種昆蟲吧里認識了很多志趣相投的愛好者,大家互相交流。為了研究昆蟲,自己常要查閱國外的文獻資料,還要為小蟲們拍寫真、記筆記。昆蟲死后,他舍不得扔,還學著制作成昆蟲標本。時間久了,他成了同學們公認的“昆蟲專家”。

  “從小學到初中,同學們回家做作業,我回家先伺候小蟲子。其實也耽誤不了太多時間,就像養花草一樣定時管理,三四天喂一次食、噴水就行。而且對昆蟲的熱愛,還變成了我努力學習的動力。”呂澤逸說,父母對自己的愛好很支持。爸爸特別熱愛大自然和動物,媽媽雖不太了解昆蟲,但認為昆蟲攝影這一愛好需要有豐富的知識儲備、敏銳的眼光、技巧以及耐心。男孩子有機會去觀察和探索大自然,總比在家玩網游強得多。

  去年呂澤逸上初二,爸爸擔心他耽誤學習,只允許他保留最心愛的4只昆蟲,其余的都送給了蟲友。好在后來呂澤逸被一所知名國際學校提前錄取,如今他養的蟲蟲大家族再度恢復往日的“興旺”。

  未來

  希望長大后成為攝影師,致力于動物保護

  呂澤逸平時經常去紫金山、老山、寶華山拍昆蟲。昆蟲最喜歡出沒的地方,就是在小河旁、湖塘邊等有水的地方。今年早春,他幸運地在紫金山拍到中華虎鳳蝶,又到寶華山拍到了金斑劍鳳蝶。“每種昆蟲習性不同,出現的概率也不一樣。每年三四月間是中華虎鳳蝶產卵期,它們喜歡聚集在一處產卵,而且產卵于杜蘅等馬兜鈴科草本植物上。幼蟲孵出后也會聚集在一起,靠吃杜蘅的葉子為生。要拍攝它,首先要找到這種植物。”

  野外觀蟲不容易。尋蟲過程除了辛苦、蚊蟲叮咬和酷熱天氣,還有孤獨。拍昆蟲的最好時機是夏秋之交,特別是雨后天晴時,為昆蟲活動的高峰期。有時呂澤逸一個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,從早晨到黃昏,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點鐘,因為一天中昆蟲最活躍的時段就是清晨和夜晚。

  有一次,呂澤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嶺國家森林公園待了3天,他驚喜地觀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蟲,有陽彩背金龜、纖柔螳、巨腿螳、獵蝽、雙斑素獵蝽、巨燕蛾、烏柏大蠶蛾等。有時為了拍下螳螂羽化、摩爾螽蛻皮的過程,他可以整晩不睡覺,守在心愛的蟲蟲身邊。

  “我想去亞馬遜雨林拍動物,還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見的昆蟲,把照片充實到我國的昆蟲圖鑒書中。”呂澤逸自信地說,他的夢想還不止于此,希望長大后能成為地理雜志和紀錄片的攝影師,致力于動物保護工作。(記者 徐昇)

責任編輯:四維
看完本篇,您心情如何?
世纪赌王 pk10计划7码规律 重庆时时五星彩开奖 玩秒速时时的网站 任选九场新浪投注 113彩票网 pc加拿大28经典算法 31选7走势图开奖结果官方网 广东福利彩36选7好彩3 华东15选5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顺盈彩票是骗局揭秘